官方微信
官方微博
咨询热线
400-050-8916
当前位置:主页 > 动态资讯 > 专家解读 >
赵阳:三大挑战倒逼农业加快供给侧结构性改革
 日前,第十八届中国粮食论坛在长沙举行。中央农村工作领导小组办公室一局局长、研究员赵阳在会上表示:“当前,农业农村的发展形势更加严峻、也更加复杂,倒逼我们深入推进农业供给侧结构性改革。”
 “当前,从粮食生产和农民收入两方面来看,农业农村发展处于历史最好的时期,但难点与痛点仍然很多,特别是一些结构性问题日益加剧,”赵阳认为,农业农村发展有以下三个方面最为明显的挑战。
 高成本、高补贴、高价格问题突出
 首先,农业“三高”即:高成本,高补贴、高价格问题突出。这是自2004年以来实行最低收购价和临时收储制度,经过了十多年的长期发展,积累了不少矛盾,主要是导致了市场机制的扭曲,市场主体没有了,市场发挥不了有效作用,有人将这种现场称为“国家成为商家、市长替代市场”。
 赵阳认为,但这些都还是表象,深层次问题有两个。一是导致资源配置的错位。自2008年到2015年,我国玉米播种面积增加815万公顷,豆类种植减少380多万公顷。一些边际产能不断被开发利用,“镰刀湾”地区和第四、第五积温带都在种植玉米,价格合算,利益驱动,出现了比较严重的农产品供需结构失衡现象。二是资源环境压力日益增大。以地下水超采为例,中国农科院调研显示,华北地区是目前世界上最大的地下水漏斗区,自上世纪80年代起,河北一个省的地下水超采就累计达1500亿方,面积近7万平方公里;据环保部公布的数据,70%的江河湖泊受到不同程度的污染。此外,我国化肥利用率仅40%左右,农药利用率35%,土壤受到不同程度的重金属污染面积超过1亿亩……这些数据都在提醒我们,资源环境已经亮起了“红灯”。
 农民收入持续增长乏力
 其次,农业竞争力不足和经济下行的双重压力下农民增收乏力。“农业竞争力不足导致种粮收益、农业综合效益下降,同时,经济新常态下我国经济的高速增长已经转为中高速增长,农民工资性收入增速下降,在上述双重压力之下,农民持续增收缺乏动力。”赵阳例举了一系列数据:“农民收入增长率最近5 年持续下降,2011年是峰值,达11.4%,到了2012年降为10.7%,2013年是9.3%,2014年9.2%,2015年7.5%,而去年是6.2%。”
 近年来,农民收入增长率高于城镇居民收入增长率,同时也高于GDP增长率,自2010年以来已经连续7年城乡收入差距呈现“收敛状态”。2016年,GDP增长6.7%,农民收入增长6.2%,“双高”变成“一高”,农民可支配收入的增长率多年来首次低于GDP增长率。
 赵阳认为,随着城镇化发展速度减缓,外出农民工数量增长的减缓,以及农民工月平均工资增速下降,农民收入持续高增长难度明显加大。
 农业劳力缺 用地难 融资贵现象严重
 第三,三大要素流出农业农村的局面没有根本改变。“最为重要的一个挑战,则是工业化、城镇化快速发展过程中,谁来种地、怎么种的问题。”赵阳说, 新型职业农民短缺问题非常突出,农民平均年龄在50岁以上,农村妇女占劳动力的60%,初中及以下文化程度占80%。近年来,房地产开发、商业占地现 象严重,自1978年以来耕地减少1200万公顷以上,这不仅增加了保障国家粮食安全的不确定风险,同时也一定程度上导致农村发展新产业面临用地难的 问题。现代设施农业、农产品初加工、休闲旅游等用地不足问题日益突出。
 “如果主要要靠商业金融机构来支持农业,这个本身就是一个错配。”赵阳认为,金融支持不足也是现代农业发展的主要障碍之一,金融机构在农村扮演 “抽水机”角色的局面依然没有根本改变。这从以下两个指标就可以看出端倪,2016年,农户贷款余额7.1万亿,占比8%,农林牧渔四大产业(不包括副业)贷款余额3.7万亿,占比仅3.4%。
 农业依然是我国重要的基础性产业。从宏观数据上来看,我国农业在GDP中的比重虽然持续下降,但2016年仍占8.6%,显然,金融支持与农业发展的地 位极不相称。此外,农业保险虽覆盖广,却标准低,三大主粮的保额覆盖其生产成本的40%。
 农业是实体经济中涉及人口最多,结构性矛盾最突出的领域之一。赵阳判断,我国农业、农村发展将进入一个内外矛盾并存的胶着期,保证国家粮食安全 和农民持续增收的挑战期,也是改革发展政策完善调整的转型期。
 在新的历史时期,面对困难和挑战,赵阳认为:“必须坚定推进农业供给侧结构性改革,特别是粮食的供给侧结构性改革,以确保国家的粮食安全,同时,提高整个供给体系的质量和效益,不断培育农业、农村发展的新动力、新动能。”
新华网